快捷搜索:

共享化妆间、共享按摩椅......共享牌是真需求还

15分钟,花28元,在一个小小的共享空间里,化个大牌妆,你会尝试吗?眼下,共享按摩椅、共享充电宝、共享健身房等“共享牌”层出不穷,到底是真需求还是概念?

记者亲测,15分钟化个妆,时间有点紧

25日,武汉K11 Select负一层,占地约两平方米的粉色盒子很亮眼。记者扫码进门,实名注册登录。盒子里配备了半身的化妆镜、伸缩化妆镜、粉色系的靠椅、化妆台等。

记者扫描墙上的二维码,可以看到四个套餐。15分钟的快速补妆套餐价格为28元,时间最长的45分钟套餐则需58元。

化妆台上一共有20种产品,基本都属中高端,如Dior的粉饼、雅诗兰黛的粉底液、MAC的眼影和高光、纪梵希四宫格腮红、兰蔻天鹅颈睫毛膏等。此外,还配有丝芙兰的卸妆液、珂润的美白水乳以及一次性化妆工具。记者粗略估算,盒子内整套化妆产品的市场价格在4000多元。

首单免费,还蛮吸引人。记者平时15分钟就可以搞定出门的简单妆容,在这里,想尝试着多用些没用过的腮红和眼影。结果,最后还差唇膏没擦,透明的罩子便在语音提示下,缓缓关上了。

抬头便可看到摄像头悬在空中。不过,除了口红和眉笔、睫毛膏可以拿起来外,其他的化妆品都被固定在了化妆台上。

从化妆品损耗情况来看,口红消耗得最快,几乎被削平了,眼影和腮红被抠得有些惨不忍睹,睫毛膏已经干枯。

记者蹲守的一上午,几乎没有人光顾。记者随即采访逛商场的女孩子。有人表示,“尝试过一次,就没进去过了。除了很亲密的朋友,一般不会共用化妆品。在这里,除了按压的乳液还好,唇膏、腮红、眼影这些东西,没办法避免交叉使用,感觉不太卫生。”

共享按摩椅上“不动“的比“动”的人多

眼下,越来越多的共享按摩椅悄咪咪地出现在各种人流量集中的场所——机场、高铁站、大商场、电影院等地。

24日,在汉口一影城里,一排排按摩椅上坐满等待电影开场的市民。记者观察,按摩椅上,“不动”的人比“动”的人多多了。10个按摩椅里面,只有一个付了款,在前后摇动。按摩椅起步的价格都得七八元,按摩更久的二三档收费则在12-15元。“躺着就很舒服了,干嘛非要扫码。”有年轻人反问道,“沙发不动也很舒服。”

记者观察发现,共享按摩椅也和共享化妆间有同样的尴尬——不是自家的东西,不太爱惜。不少椅子磨得皮子都花了,有的还有破洞。

就连看电影的座椅也升级成了共享按摩椅,消费者却不是人人都买账。市民周先生说,过年期间与朋友一起到武昌一电影院看《飞驰人生》,没想到一进影厅发现椅子是“共享按摩椅”。观影下来,椅子上的二维码在昏暗的灯光里一直闪烁,很“晃眼”。

共享经济要解决刚需 否则容易沦为“伪概念”

对此,知名互联网评论家丁道师表示,整个行业正处在一个挤掉泡沫的阶段,我觉得这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,共享单车是没有问题的,它解决我们实际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需求,所以我还是挺看好这个行业的。

共享化妆间、共享按摩椅以及健身房等,是一些非刚性的需求,而且要做这个共享的业务,还需要运营体系的投入,而投入无法和收入相平衡的话,就很难再持续。真正刚性的产品,不管是共享也好,还是其他的方式也好,总能找到他的目标用户群体活下去。但现在很多共享经济只是伪共享经济而已,必然会昙花一现的。

数字经济研智库副院长、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傅蔚冈说,共享经济本身是没问题的,比如说共享单车、汽车等这种真正有刚性需求,真正能解决用户需求的一些项目,是没有问题的,否则就容易沦为伪概念。他认为,“一是刚需,二是价格要与项目相匹配,才能走得更远。”

(记者孙珺 赵歆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